EN [退出]
王贝娱乐新闻>中国新闻

_广东84岁抗战女兵:只想要一枚勋章

2017-11-24 09:03

9月18日,郑小凤老人将一些材料摆在面前,讲述抗战期间为地下组织送情报的事。1942年至1946年,她为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交通员。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公益组织斥资千万寻抗战老兵”追踪

郑小凤

年龄:84岁

籍贯:广东省陆丰县

抗战经历:1942年加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做交通员给地下组织传送情报,四年后因病被迫离队,后与部队失联,老人将抗日经历雪藏60载。

由深圳龙越慈善基金会与奇虎360公司、博时基金联合发起的寻找抗战老兵公益行动正在继续。近日,本报报道了该公益行动在北京走访的第一位抗战老兵陈群模获赠民间“抗战胜利勋章”一事后,84岁的抗战女兵郑小凤专程从广东赶到北京,希望找到关爱老兵的公益组织,证实自己的历史。60年来,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获得一枚“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勋章。

9月18日,关爱老兵公益组织志愿者薛刚接待了老人,已八旬高龄的郑小凤在儿子的陪伴下与志愿者交流。薛刚表示,基金会接到老兵的资料后,将对老人情况做后续关注,若老兵有需求,广东志愿者可定期上门探望并照顾老人。

日前,在第三届公益慈善展览会开幕式上,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表示,鼓励关爱老兵民间公益组织大力展开对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寻找。他承诺,在抗战胜利70年之际,政府将会给抗战老兵更多关怀。

84岁的郑小凤老人头发已经全白,听力有些衰退,但眼光炯炯有神,身板也很硬朗,一口气爬了近三十级楼梯并未气喘吁吁。这些年来,她虽然拿到了民政部门的军人抚恤金和一些其他补助,但她想得到一枚抗日战争胜利勋章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

9月18日,也就是“九一八事变”爆发83周年之际,郑小凤专程来到北京。老人用浓厚的闽南口音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那段尘封的历史。

爬树敏捷引组织注意

的祖籍在陆丰县甲东新乡,上世纪30年代,她的父母以打鱼为生,生活贫困,红薯羹已算得上是最好的主食,但很少能吃得上。

1938年10月,日军在广东的大亚湾登陆,驻守在广东的中国国民革命军由于部分师团被调往长江流域作战,兵力缺乏,在被动防守中节节败退,随后广东沦陷。日军的掠夺与杀戮加剧了郑小凤家乡的赤贫状况,也引起了家乡人员的奋起反抗。

1942年,只有12岁的她正在亲戚家玩耍,高瘦的她与小伙伴们进行爬树比赛,敏捷的身手引起了两个中年男人的注意。郑小凤回忆,经两人劝说,她跟随两人参加一个组织“办大事”。后来,郑小凤才知道组织的全称是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她的职责是给地下组织传送情报。

“一开始很好奇,到了以后才发现条件太艰苦了,没吃没喝整天还提心吊胆。”说起当时的情形,郑小凤直摇头,贪玩的她甚至一度想放弃做交通员,不过,纵队中的温情将她留了下来,“我那个时候是战友里面最小的,所有的哥哥姐姐都照顾我,有好吃的总要给我留一份”。

假扮乞丐打探情报

由于交通员是在敌后活动,每一次送信,郑小凤都要将情报里三层外三层地包严实再走,路上老远看到前方有日本兵检查,就悄悄将情报就近埋藏起来,等到日本兵搜查完毕后,再挖出来护送给接头人。在为地下抗战组织送情报的四年过程中,郑小凤的任务从未出过岔子。

不过,她的战友并没有这么幸运。

“有一次我和战友一起去送情报,他被抓住了,我亲眼看着日本兵将他杀害,然后挂起来示众。”眼睁睁看着战友被害,自己却无能为力,郑小凤暗暗发誓,一定要将日本兵赶出中国。她一度假扮成乞丐深入日军据点打探情报,甚至混进日本兵的军营里,帮助日本兵杀猪拔鸭毛,以探听情报。

正是因为每次任务从未失手,她被战友封为纵队里的“千里眼”。

装哑雪藏经历60载

让郑小凤没想到的是,没被敌人打败的她被病魔打败了。由于长期营养不良,郑小凤患上一种全身无力的怪病。最终,部队不得不派两个战友背送她至广东省海丰县高螺村一郑姓地主家养病。

由于部队首长临走时交代她要对自己做交通员的经历守口如瓶,进入郑家的她装起了哑巴。养病期间,她并未向任何人透露半句相关情况,好心的郑家夫妇甚至以为她患上了哑病,请了好多郎中给她看病治疗。

等到郑小凤病情好转后,她曾试图归队,但此时,东江纵队已经撤至山东无法联系,她只好带着自己参军的秘密在郑家生活下来。

解放后,在划分阶级成分时,郑小凤生活的郑家被扣上地主的帽子,家产被充公,郑家夫妇被批斗,郑小凤回到了陆丰县甲东新乡的亲生父母家,但此时,她的父母因亲属尝试偷渡香港涉嫌“叛国投敌”而受到牵连,全家生活境况非常不乐观。直到嫁人后,郑小凤还因自己的家庭成分受到婆家的排挤,最终改嫁。

“我的第二任丈夫是一个老革命,他的战友很关心我们,他去世后,他的战友打电话问我以后生活怎么办,我不知所措,才把以前的经历讲出来。”郑小凤称,这一年距她离开抗战队伍已整整60年。

 没得到勋章抱憾落泪

随后,郑小凤的经历得到战友原陆丰县统战部部长、政协副主席马毓英的证实,2010年,她拿到了民政部门的军人抚恤金以及一些其他补助。

如今,84岁的郑小凤身体健朗,儿子在广州做小商品批发生意,家里基本上不愁吃穿。不过,郑小凤仍然有个未了的心愿。“我就是想要那个勋章,我不服气”,郑小凤用手在左胸前比画出一个圆形说:“别人都有,只有我没有”,说着,她开始抽泣,眼泪顺着布满皱纹的脸颊滚落。

所说的勋章是2005年时,国家向70多万抗战老兵及抗战相关人员颁发的勋章。当时,胡锦涛总书记亲笔题写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章名。但郑小凤并没有成为这70万分之一。

这些年来,儿子常劝郑小凤,现在吃喝不愁,别再想着勋章的事,但郑小凤心里还是放不下。

儿子安慰郑小凤说:“等明年,抗战胜利70周年,一定会给你勋章的,那个更有意义”。郑小凤把手放回腿上,点了点头。

当前文章:http://uoo05.ddqdgj.cn/news/20171116/ck8t4.html

发布时间:2017-11-24 09:03

郭美美卖过程照片  游戏赛车  红旗轿车h5  干锅花菜  成语故事大全  妈妈帮是干什么的  36d太奶网14cecom  sense8裴斗娜露第几集  潘石屹和李勇是真的吗  眼睛疼怎么办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广东84岁抗战女兵:只想要一枚勋章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今日金价查询 克